揭秘丧葬服务猫腻:利润率约300% 靠忽悠

有着这些不文明的殡葬习惯不仅是人们多年传统思想,而且人为因素也在里。像骨灰装棺二次下葬和乱埋滥葬,建坟立碑的现象,存在管理盲点。生产制做、贩卖带有封建迷信色彩丧葬用品的现象屡禁不止。在殡葬活动中,一些民间殡葬礼仪服务人员唯利是图、误导丧属消费、使用封建迷信用品,肆意从事封建迷信活动,漫天要价等加重群众治丧负担。面对这些问题就应该运用法律的手段治理。“现在市、县、区、乡镇、街道殡葬执法人员严重不足,特别是县区、乡镇、街道执法用车、执法经费十分缺乏。现在全市拥有执法证的工作人员只有4名,4名工作人员管理全市的违法现象,可想而知那是什么样,持证执法人员太少,也是我们对殡葬市场管理的难题。”郝传纲很是无奈的对记者讲。

清明到了,每一个生者都会在此时祭祀自己的先人,让清明多了一种怀念,而人们的祭祀方式,也在不断翻着花样。日前,记者针对殡葬行业的一些消费,采访了从事殡葬服务的司仪曹先生,他向记者道出了心中的隐秘。“殡葬行业暴利也是民众的从众心理给惯养的!”

殡葬商户:主推“送灯”,连带项目翻番赚

新型墓葬方式破解“葬不起”

“经济条件好的,人际关系大的,在办丧事中也不会缩手缩脚,要场面也就不在乎花钱多少,这样我们就会给其最好的操办建议,结果这些人也愿意往我们提出的建议上走。”曹先生笑了笑说:“费用花销多少就在于你的丧事操办大小,大花销就多,小花销就少,花销主要在于丧葬中的祭祀环节,到了殡仪馆那都是一个价。”

业内人士:对缝、中介,月入过万

执法人员少制约殡葬管理

也就是从那时起,曹先生开始用“嘴”来糊口,这一出道就干了10多年,现在曹先生还是东洲地区有名的人,之所以有名,按照曹先生话说,就是上上下下都可以办成事。曹先生介绍,原来自己就属于那种不开窍的主持,现在已经发展成了“多面手”,在丧界一年四季没有闲着的时候,属于“旱涝保收”的职业

清明节前夕,市殡葬管理处在新抚区、顺城区主要道路、十字路口,设立8座焚烧炉,以倡导文明祭祀之风,改善环境质量。随着人们文明祭祀意识的提高,现在,小区社区内丧事大操大办、扰民现象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告别烧纸祭祀陋俗、倡导文明祭祀的良好社会风尚初步形成。

提到殡葬不可能不提的就是“葬”,而“葬不起”又成为很多民众关注的重点,郝传纲说:“现在有些人说葬不起,这里面有一些黑丧葬人员的原因在里面,还有就是墓地的费用,让一些家庭经济压力过重,特别是一些工薪家庭。”面对这个问题,市民政局在推出了一系列移风易俗的“新式殡葬”项目,起到了倡导祭扫新风的作用。除了大家耳闻能详的海葬,又推出了树葬、草坪葬、卧碑葬等新型墓葬方式。郝传纲说:“树葬、草坪葬、卧碑葬都是不难理解的,今年我们特别在殡葬方面推出卧碑葬,卧碑葬是一个公益性公墓,对于低保户、五保户还有三无人员等我们实行免费提供,响应省里政策今年在全市建了一个市级公墓,10个乡镇级公墓,根据需要以后还将再建设。卧碑葬是一个惠民工程,墓地很便宜,从2400元到5200元不等,一般工薪家庭还是能承受的。”

曹先生原是某单位一名普通工人,由于早些年下岗,无所适从,就随着熟悉的朋友帮别人做点事。“这事就是人们生老病死的白事情,主要是为花圈点采购材料,比如做花圈的秸秆、纸张等。”曹先生说:“觉得自己原来挣的都是小钱,所以慢慢地开始为周围人做起了主持,就是张罗丧事的。”

“殡葬司仪说用的都是‘高档’的祭品,包括陶瓷、木质摆件等。当时也不好意思‘讲价’。可事后一算这‘高昂’的费用,觉得挺冤枉。”杨先生表示。今年年初,家住东洲区的张先生的父亲意外身亡。正当家属在商量该如何为张先生的父亲料理后事时,一位殡葬司仪“不请自来”。“当时,情绪低落,事情杂乱,对于料理后事也不知道走什么程序,所以殡葬司仪上门了,也没多询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就让他‘帮忙’了。”张先生回忆说。

又是一年清明时。随着清明节的到来,祭祀、殡葬等字眼又出现在人们的眼前。怎样移风易俗,怎么样更加文明的祭祀成为人们谈论的话题。日前,辽东网记者采访了市民政局副局长郝传纲,对我市殡葬行业的存在的问题和下一步的工作进行了详细的了解。

曹先生还说,他们和大饭店、烟酒店、丧葬用品店都有联系,还有和一些丧葬的吹拉弹唱的艺人、殡仪馆各环节的工作人员,社会的私家车主都很熟,就连开运尸车的司机都熟悉。“这也靠平时的交往。基本就是‘一条龙’服务。”

3月25日,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发出《关于党员领导干部带头进一步推动我市殡葬改革的意见》。《意见》指出,党员领导干部要深刻认识进一步推动殡葬改革的重要意义,充分发挥党员、干部带头作用,积极推动殡葬改革,大力营造有利于殡葬改革的良好环境。

提到殡葬中存在的问题时,郝传纲表示,近年来受一些执宾影响,“送灯”这个现象也愈演愈烈,甚至出现过几百人的“送灯”队伍,当街烧纸牛纸马,遗物等,污染环境也不环保,在特殊天气还易引起火灾。这种情况下,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不久前出台了《关于党员领导干部带头进一步推动我市殡葬改革的意见》,要求党员干部带头推动殡葬改革,在全社会倡导文明节俭的殡葬新风,既是对殡葬改革由党员干部带头、群众积极响应优良传统的继续发扬,也是全面落实整治“四风”、加强党风政风建设的需要,对于狠刹奢靡低俗之风,进一步推动抚顺市殡葬改革,加强城市管理和保护生态环境具有重要意义。郝传纲说,不仅是在像清明,春节前都会出现马路烧纸等现象,还有一些私搭灵棚、摆花圈等现象,都是他们今后工作的重点。同时郝传纲还说:“中国人重孝道,一些特殊节日还是要祭祀的。今年民政局在市区集中建焚烧点,在让人有地方可以寄托哀思的同时,还可以大大减少街头烧纸等文明陋习。”郝传纲说:“实际上我们一直在做着殡葬移风易俗的工作,但是这些工作不仅是我们民政干部要做,还需要各方支持和配合,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要起带头作用,通过带头作用和媒体舆论的正确引导,摒弃陋习。”

为何现代人对于丧事活动这么器重,曹先生解释是说,就是要个“脸面”,讲排场,讲攀比,让邻居好看,让单位同事好看,让亲朋好友好看。其实作为殡葬主持,就是一个张罗事儿的人,也不需要能说会道,主要也得按照丧户家属需求来操办。但曹先生也透露,每次到一个丧户家操持服务的时候,也要看看这户人家的经济状况和人际关系强弱,这就能验证这户人家对故去亲人的操办场面是否大和小,也为曹先生的司仪工作提供了“背景”。

3月24日,市文明办、市民政局、市工商局等多个部门在全市联合开展“告别陋习、文明祭祀”综合整治活动。相关部门依据《抚顺市殡葬管理条例》、《抚顺市人民政府关于禁止抛撒纸钱、烧纸和摆放花圈的通告》要求,对生产和贩卖非法祭祀用品的商户进行集中综合整治。

欧洲杯赔率,由于管理人员少,面对着每天都有的殡葬行为,有时候他们也是无能为力。“面对着有亲人去逝的丧户,搭了灵棚、摆了花圈,我们主要以劝导为主,丧户本来心情就不好,我们要是硬去拦着,那不是执法,那是激化矛盾。同时我们的老殡仪馆也提供不了这些服务,没有场地给家属提供,在执法力度上也是大打折扣。但随着新殡仪馆的启动使用,实际大家可以不用在家里搭灵棚守灵了,殡仪馆新馆设有22个集守灵、会客和休息于一体的守灵间,丧户家属可在此为故去的亲人守灵,避免了家里设灵堂或在户外搭灵棚影响邻居生活的现象发生。在二层有告别厅7个,最大的告别厅950平方米,可容纳1500人左右,还有具有民族和宗教特色的宗教厅和民族厅,完全可以满足不同人群的不同需要。”郝传纲说。

“如果按照文明、节俭的丧葬方式作殡葬,那我们挣谁的钱,所以丧户的需求越大,我们的收入就越高,丧葬消费是一个无底洞,我们一年四季没有淡季!”曹先生有些不自然地开着玩笑说:“死人的钱确实挺好挣的!”

见记者说是介绍来的,该殡葬司仪小声地说:“你就订小点饭店吧,每桌500多元,我就不在中间提成了。你要不说介绍来的,我就推荐你去800多元一桌那家了,一桌我至少提50到100元呢。”

近年来,我市城区乱搭乱建灵棚办丧事,在街道抛洒冥纸、冥币,燃放鞭炮、烟花等扰民的现象时有发生。郝传纲表示,近年来,我市一直把移风易俗、殡葬改革做为殡葬工作的重点,并结合我市实际采取了“宣传”、“查处”、“示范”三种形式进行工作。移风易俗、殡葬改革是社会性,群众性工作。做好这项工作必须“宣传”先行,通过宣传使全社会认识到殡葬改革的重大意义,使人民群众了解国家殡葬改革的规定,使人民群众清楚实行殡葬改革利国利民的好处,就能为做好这项工作打下思想基础。清明节是我国祭祀先人的传统节日。民政局抓住这个契机,连续多年开展“文明祭祀、平安清明”宣传活动。各县区在活动中,开展“殡葬改革、文明祭祀”一条街宣传,召开社区公祭追思会,组织网上祭祀,放飞气球,漂流河灯等活动。市殡仪馆做为我市最大的殡葬服务单位连续多年开展“公祭日”和鲜花换下烧纸活动。由于天气转暖,易发生火灾,各县区乡镇也组织力量严防死守制止祭扫烧纸行为。

日前,家住顺城区的杨先生的父亲因病去世,在料理后事过程中,各种名目繁多的殡葬费用接踵而来。事后,杨先生算了一笔账,送走老人的殡葬费用竟高达2万余元。

据这位业内人士介绍,全市有200多位殡葬司仪,除30多位持证上岗的收费能规范一下,其余的殡葬司仪对缝、中介现象很普遍,收费从200元到2000元不等,也都是“看心情、看人家”要价。

在传统殡葬习俗中,长辈逝去后,儿孙要操办悼念仪式,以表达对亲人最后的尽孝之心。然而,在殡葬服务业中却存在着一条隐藏着的利益链:从业人员鱼龙混杂从中大肆牟利、数十项庞杂混乱的“一条龙”收费项目,各种雾里看花般的程序和花费,给逝者家属带来的是“苦不堪言”的压力。为了揭开殡葬业暴利经营的内幕,记者近日对殡葬市场进行了调查。

记者询问,对缝或中介行为是否普遍存在,每次都大概提成多少时?这位业内人士讳莫如深地说,这个行业门槛低,稍微懂流程的都能做,只要丧户一进门,就用“孝心”和“吉利”等说辞套住丧户的心,让丧户明知殡葬用品不值这些钱却不好意思还价。个体丧葬用品的利润率约300%,对缝、中介就根本没有成本,就看怎么“忽悠”了。

采访中,还有不少市民表示,现在“送灯”、料理完丧事之后,都要招待亲朋好友吃饭,从一顿转到两顿,甚至更多。一顿饭少则5到10桌,多则10多桌,费用也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丧事办下来需要几万块钱,让人吃不消,压力大。

送灯的习俗据说是从明初开始,是最隆重的纪念祖先的一种仪式。而现在,却成为部分殡葬司仪从中大肆牟利的手段。4月1日、2日,记者暗访市区多家经营殡葬用品的商铺,见记者前来打听价格,商户们都先小心翼翼的试探,随后,便“热情”的介绍商铺里的各种服务项目,尤其主推“送灯”。

而东洲区的一家殡葬用品店,则显得隐蔽许多。在店内,记者并没有看到相关殡葬用品和经营执照,但殡葬司仪却将“服务”项目信手拈来,着重介绍“送灯”的重要性,还一再询问是不是需要帮忙订饭店,并强调如果是“介绍”来的,可以给个“实惠”。

记者以价钱太高再联系别的商户为借口,要离开时,商户表示“都是‘圈’里的,哪家都是这么报价。”

比如,花圈大都是店内自己扎的,成本不过20元,对外售价却达100元至200元。寿衣高档的和低档的用料并没有多大不同,成本一般在100元以内。送灯之后去饭店招待亲朋,一桌600到800元的饭菜,能提成50到100元,过千元的饭菜提200元左右,也就是说,10桌600元的饭菜,一桌提50元,就能提500元甚至更多。“我平均一个月能接10个活儿左右,一个活仅送灯之后的饭菜就能提500块钱的话,一个月仅这一项,就能收入5000元以上。每个月的收入过万,在我们的‘圈子’里算是很正常的情况。”

殡葬司仪在了解具体的情况后,就跟张先生游说,为他父亲做“超度”,让意外身亡的父亲能更好地走向另一个世界,而且说得头头是道。处在悲伤中的,张先生没有多想就同意了。而仅这一项,殡葬司仪就要价3000元,也没有拿出相关费用单据给张先生。接着,他又“热心”地帮张先生张罗着预订招待亲朋的饭店等,每桌899元的饭菜预订了10桌。可看到了饭菜之后的张先生却“心凉半截”,因为“素气”的饭菜根本不值那么多钱。“现在想想,首先饭店就不应该让殡葬司仪‘帮忙’预订。还有‘超度’能代表什么呢?殡葬司仪就随便念叨几句,3000元就没了。这也没什么成本啊!”张先生略显无奈地说。

从搭灵棚、做花圈等,到带领逝者家属送灯,这个流程费用大概在5000元左右,加上去殡仪馆料理后事,招待亲朋好友的费用,丧事办完,丧户花费在2万到3万元左右很正常。

随着城市建设步伐的不断加快,市民的文明意识不断增强,但当街烧纸、在主干道上送灯、园区里摆放花圈、街面乱撒纸钱、丧事大操大办等不文明行为依然存在。

逝者家属:项目多价格高,压力很大

民政部门:移风易俗 文明祭祀

“我们接到活儿的时候,要跟逝者家属先碰面了解情况。从沟通中,我们就能大概了解到他们的家庭条件和心理价位。一般条件稍好的,我们就会要高点,条件一般的,就要低点。总归,都在他们能接受的范围。但是,偶尔也会根据心情随口报个价。”一位有着15年殡葬司仪经验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说。

在顺城区葛布地区的一家殡葬用品店,老板前后为记者介绍了包括全程引导、开光、遮光、大钱含放、送灯等20余项“一条龙”服务。当记者询问,开光、送灯是怎么操作,如何收费时,商户说:“开光就是3个棉棒在逝者身体上点一下,这项100元。送灯给司仪引导费用500元,他就带家属做了。”

admin 社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