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屿、绿岛即将进入旅游旺季,但是两座离岛的垃圾,因为委外转运多次流标,已停摆了5个多月,累积超过500公吨垃圾无法处理,美丽小岛上垃圾山已堆到两层楼高;台东县环保局长谢清泉表示,已向环保署表达希望增加处理掩埋场的经费补助,提高厂商的意愿,环保署正研议中。

后来,资源回收与垃圾减量的效益浮现,在家户垃圾递减、焚化处理量充沛的前提下,2004年出现检讨声音,最后决定暂缓南投、花莲及新竹县的新建计划,全台共完成启用24座焚化厂。

为解决海岸边垃圾场崩落问题,花莲市公所向环保部门争取经费补助,获核定1000万元。这项工程在今年初施工,开挖后发现塑料垃圾量太大,原有覆土量不足,目前暂时停工并透过县政府向环保部门申请工程变更设计。花莲市长魏嘉贤25日偕同建设课长徐国城等前往现场勘查。

旅游作家黄小莫到兰屿旅游发现掩埋场堆积2层楼高的垃圾山,让她心急如焚,她说,兰屿和绿岛垃圾清运都委外处理,但今年厂商招标流标多次,两岛都已进入旅游旺季,每天至少产生2公吨垃圾无法处理。

为何只有他们的家户垃圾需要跨县市寻找去处?这跟过去20年来的焚化炉政策反覆有关。

魏嘉贤指出,花莲市垃圾卫生掩埋场边坡整治工程第一期从环保公园海岸线开挖,将土方及垃圾挖除后暂时移置到现有垃圾掩埋场,开挖面积为3346平方米,初步估计移除1万立方米的土石与垃圾。

黄小莫在兰屿乡公所清洁队带领下,实际到掩埋场查看,她说,兰屿垃圾掩埋场今年初已满,也难再新设垃圾掩埋场,清洁队收进来的垃圾目前没有多余人力处理,只能任其堆高,若是台风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焚化炉政策反覆 埋下祸因

据悉,位处奇莱鼻灯塔旁、七星潭南段海岸,早年为花莲市公所管辖的垃圾掩埋场,1996年封场后绿化改为环保公园。经长年海浪不断侵蚀,垃圾陆续裸露。2005年、2009年及2012年台湾水利部门分别投掷上百消波块保护海岸,仍不敌大自然力量,遭大海吞没。

黄小莫呼吁,游客除了落实减少垃圾以外,也请帮忙多揹1公斤资源回收回台湾,目前在绿岛、兰屿都有特约商店配合,台东富冈港设有据点。

包括处理费及转运成本,2015年,澎湖、金门、连江的处理垃圾的费用高达1.32亿元新台币。

魏嘉贤表示,海洋是花莲最重要的资源之一。在环保公园一带,夏季有台风,冬季则是强劲的东北季风,经年累月,使海岸随时面临被淘空的威胁,也影响到海洋生态。去年4月向环保部门提出“花莲市垃圾卫生掩埋场边坡整治工程计划”,争取总计1.405亿元工程经费,第一期工程获核定1000万元。

环保局长谢清泉说明,离岛垃圾转运费用是环保署补助,但是今年已流标4、5次,没有厂商愿意投标,已向环保署反映,希望调整垃圾掩埋场相关处理的费用补助,以提高厂商的意愿,中央承诺会积极研议,也希望28日的开标能顺利。

就在2016年12月初的某个上午,来自花莲县的垃圾转运车,蜿蜒经过风景秀丽的西海岸、崎岖险峻的苏花公路,赶着要在晌午前,将垃圾送进焚化厂贮坑。这一趟转运下来,平均每吨垃圾处理、运费高达台币3100多元。

原先设计是将垃圾山的高度降低,并向后退缩,原地做出斜坡并覆土再设置植生草袋,以生态工法来完成。施工进度到40%发现,埋藏在内部的垃圾多得无法计数,且以无法自然分解的塑料袋居多,加上原有覆土量不足,无法植草,使得工程未能继续。

「开心出门旅游,但垃圾髒乱都留给兰屿和绿岛,你捨得吗?」她说,离岛的垃圾处理困难重重,而垃圾不只是公家机关的问题,也是每一个人的问题,减量、减少制造垃圾才是根本。

“我们实在是逼不得已”,一位清洁队员说,花莲县内并没有焚化厂,只能拜托别人处理,又怕当地民众反弹,每天都很戒慎恐惧,悄悄运送。

6月26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日前,为防止台湾花莲七星潭南段海岸垃圾场崩落危害海洋生态,花莲市公所争取经费整治,开挖后发现垃圾量太大,且塑料袋居多,覆土量不足无法植草,已向台湾环保部门申请工程变更,审核通过后再恢复施工。

不要怀疑,这些场景正真实在岛内八个城市上演。包括新竹县、南投县、云林县、花莲县、台东县,以及澎湖、金门与连江三个离岛县市。

他表示,原有计划是整治复育七星潭风景区至垃圾掩埋场的海滨海岸线景观工程,但补助经费不如原先预期。因此只能缩小范围,先行挖除环保公园旁边坡上的土方及垃圾。未来将会持续向环保部门争取,希望能逐年给予充足经费,以利改善。

欧洲杯赔率,近十年来,随着一般事业废弃物大量涌入焚化厂,代烧家户垃圾的费用也水涨船高。八个无焚化厂的县市不仅要付出高昂代价,转运也愈来愈困难。

欧洲杯赔率 1台湾花莲七星潭南段海岸垃圾场。图片来源:台湾“中央社”
记者 李先凤/摄

回顾1996年,台当局为了取代露天堆放垃圾的掩埋场,推出“一县市一垃圾焚化炉”政策,除不符合经济效益的离岛三县之外,本岛共规画兴建36座焚化炉。

根据台湾《远见》杂志独家整理,台湾每年有近35万吨的家户垃圾得到处流浪,跨县市或跨海过着“游牧”生活。35万吨相当10万只非洲大象的重量,就这样经过大街小巷,四处寻找“归宿”,只要有人愿意收留它,就往哪里去。

不要以为仅没有焚化炉的县市,垃圾处理费高昂,有焚化厂的县市也要为垃圾处理付出代价。全台24座焚化厂兴建总经费达新台币881亿余元新台币。最贵的北投焚化厂(日设计处理量1800吨),造价65.48亿元新台币,其次是高雄南区厂57亿元新台币、新北市八里厂54.77亿元新台币,即便最便宜的嘉义市焚化厂,也要20.5亿余元新台币。

八县市垃圾处理费 2015年合计近7亿元新台币

例如2015年,八县市共转运近35万吨的家户垃圾到其他县市,含转运跟焚化费高达6亿9146万余元新台币。

尤其这两年,垃圾危机逐渐严峻,已有县市的垃圾转运不出去,只好愈堆愈高,形成一座座垃圾山。预估2016年因垃圾紧急北调的关系,转运费将继续攀高。

当时,根本料想不到台东跟林内焚化厂盖好后竟无法启用。林内焚化厂更因县民长期抗争,至今仍陷入仲裁争议中。

每天的傍晚时分,这些县市的清洁队例行会到各乡镇收垃圾。代烧运作顺畅时,一车车装着20吨垃圾的卡车就会展开“垃圾转运”之旅。

有焚化炉的县市也烧钱 人力、药剂、维修都是负担

垃圾处理费工 兰屿、绿岛最贵

兰屿等地的垃圾处理费更惊人。2015年,澎湖、金门、连江县共转运3万2552吨的垃圾到台湾本岛,依就近处理原则,金、澎委由高雄市代烧,连江则交给基隆市处理。

admin 社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