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山西出台了《山西省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意见》,省人社厅制定了《关于全力做好职工就业安置的实施细则》等3个实施细则。随后,省人社厅等8部门又联合制定了《关于做好化解煤炭钢铁行业过剩产能职工安置工作的实施意见》。

数九寒天,山西太原滴水成冰。在地处太原市郊的山西焦煤西山煤电白家庄矿,73名转岗职工挨个接过“娘家”捧上的行李箱,握手、拥抱。

目前,山西各大国有煤炭集团,如同煤、焦煤、晋煤、阳煤、潞安,相继下发了转岗分流、停薪留职、休假待岗等内部救市措施。

为推动煤炭企业转型发展,进而为职工安置拓展空间,山西多层次、大力度帮扶企业。

企业职工安置、分流、就业有序开展

然而,过去数年行政推动的多轮资源整合、兼并重组,已使山西诸多煤企债台高筑。
早在前年和去年,山西煤企已经开始大幅降薪,但无法挽救煤炭市场颓势。大面积的“转岗分流”“开源节流”,成为山西煤炭企业的“次选择”。

山西焦煤集团需分流安置5356人。他们在内部安置为主的同时,将职工安置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相结合,在集团公司和各个子分公司搭建双创平台,吸引鼓励职工创业。

转型升级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白家庄煤矿都是不折不扣的“僵尸企业”。但是,这样的国有企业偏偏一直顽强地活着。其中逻辑,是“几千人总要吃饭”。
赵晓红抱怨,煤矿这个行当,一线工人都是“一人养活一家人”,而且国企承担了许多社会责任,譬如每年安排大量退伍军人和矿区子弟就业。
在上世纪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危机时,还未更名为西山煤电集团的西山矿务局,是靠银行贷款发工资渡过了难关。

新华社太原2月11日电山西省是老工业基地,在煤炭钢铁去产能中担负了艰巨任务。国务院第三次大督查发现,2016年以来,山西迎难而上,采取内部安置、外部分流、转移就业、创新创业、自主择业、公益性岗位托底等多种方式进行职工安置,取得重大进展。

带动全省煤炭行业改革

对这批职工,超过55岁的,可以办理“内部退养”,月收入只能达到太原市最低工资标准;自愿暂停劳动合同的,单位给予办理;而无法内退且无人选择、也不愿暂停劳动合同的职工,则进行最长三个月的待岗培训,第一个月发太原最低工资的80%,即1296元;第二个月发放第一个月收入的80%,即1036元;第三个月发放第一个月收入的60%,即777元。
这个条款,引发了白家庄煤矿部分工人的不满和上访。

在经济下行压力下,打出帮企组合拳。2016年,山西在缓缴资源价款、降低用工成本、降低物流成本、扩大电力直接交易等方面出台10条措施,为企业减轻了负担。在2016年第三季度,山西还启动了“万名干部入企”服务,收集需政府部门解决的问题8800多个,已解决近94%,极大提升了企业发展信心。

山西2016年全面提速去产能减产量,省委书记骆惠宁曾专门主持召开座谈会,与省属钢铁煤炭企业主要负责人沟通意见,统一思想;为了推动两座“困难”煤矿按计划停产关闭,骆惠宁还写信给所属煤炭企业董事长、所在地市委书记,要求“下定气力,具体推进”。

焦躁的情绪笼罩着整个矿区,在为前途和生计担忧的同时,许多职工喊出了心中困惑:“黄金十年,煤炭企业赚的钱去了哪里?”
“僵尸”自救
见到赵晓红时,他刚获得片刻闲暇,办公桌上铺着一本马化腾写的《互联网+》。

数据显示,2016年,山西煤炭钢铁去产能共涉及25座煤矿和1户钢铁企业,共需要安置职工31662人。截至2016年12月31日,这个省已安置职工31586人,安置率99.76%。

伴随去产能,山西有序开展化解产能企业职工实名制录入等工作,明确内部安置、外部分流、转移就业、创新创业、自主择业、培训转岗、内部退养、灵活就业、公益性岗位托底安置等多种方式。

灵石县对“烫手山芋”避之不及,于是选择了煤矿改制。段新春当时是该矿机电科科长,被要求拿出1万元入股。“矿长、科长必须带头入股,否则职工谁会入啊?”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职工不愿做股东,只是把煤矿欠发的工资进行了“债转股”。

“并非只有挖煤才是给煤矿做贡献,我们出来创业一样也可以奉献矿山。”梁芮铭团队共有8人,其中6人都是西山煤电集团分流人员。他们利用熟悉煤矿的优势,开发出了煤矿隐患电子排查系统和煤矿安全知识微信考试系统,目前已有一家煤矿使用,两家试用。

去产能减产量,推动经济转型升级,成效初显。2016年前10个月,山西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完成5470.9亿元,增长9.8%,占全省固定资产投资的48.3%;全省非煤产业增加值占比已达57.1%,同比增长4.6%。前三季度,山西服务业增加值4964.8亿元,同比增长7%。城乡居民收入增幅高于GDP增幅。

解除劳动合同 1.因职工本人严重违反劳动纪律,达到解除劳动合同条件的。
2.职工本人辞职的。 3.调出集团外的。

山西加快建设国际煤基低碳科技创新中心,引进中科院、清华大学等38家国内外一流煤基低碳研发机构,设立新动能培育专项资金,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智能制造、生物医药等方面突破核心关键技术,催生产业变革。

同煤集团打通集团公司境外融资通道,以金融板块助力煤炭板块,大力打造11座千万吨级安全高效矿井集群,实现结构质量优化、产业升级;焦煤集团推进技术服务产业化、市场化,为全国13个省市的50余家煤焦化企业提供技术服务,并将业务拓展到印度、印度尼西亚、伊朗、南非等国。

节流,就是压缩各种开支,包括降薪,“但是无法裁员”。灵石县地处太原盆地南部的大山深处,产业单一,少有就业渠道,仅灵石煤矿所在的山沟里,就住着矿工和家属近万人。“你要裁员,矿工就无法生活,社会就乱了。”段新春说。

实施意见详细规划了内部安置、外部分流、转移就业、创新创业、自主择业、培训转岗、内部退养、灵活就业、公益性岗位托底安置等多种分流安置方式。在坚持企业主体责任的同时,突出了政府部门的帮扶作用。除中央专项奖补资金和省配合奖补资金外,山西还将从就业专项资金和失业保险基金中支出22亿元,用于支持企业内部转岗安置、对外转移就业、职工创业就业等。

完善配套

对外输出人员,承揽业务项目
1.积极走出去对外进行劳务承包或托管,包括托管煤矿、选煤厂、电厂等项目;承揽生产运行、安装、维护、检修、后勤服务等业务。
各单位派出人员创收增加本单位工资收入,经集团公司审核后,劳资处调整增加工资指标。
2.鼓励职工个人出去自主创业,激励政策执行《关于鼓励职工自主创业的若干规定》。

同煤集团需安置分流职工6026人。他们及早布局,将职工分流安置在集团所属的同忻、塔山、麻家梁等千万吨级大煤矿,同时向集团电力板块——塔电二期分流,最大限度保留煤电专业人才,在全省最早完成了安置任务,安置率100%。

山西是煤炭资源大省,煤炭去产能减产量压力巨大。减产就意味着放弃GDP、减少财政收入,同时也会带来安置职工的巨大压力。是保量保增速?还是减产量调结构增效益换动能?山西省着眼全局,鲜明提出要紧紧抓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难得机遇,坚定不移推动经济转型升级。

2008年,煤炭市场一度大萧条。襄汾溃坝事故后,国家安监总局原局长王君履职山西,开始推动全省煤炭行业兼并重组。但此过程中,民营的灵石煤矿未被国企“吃掉”,反因产能优势,成为当地的资源整合主体企业之一。
山西省政府当时要求,办矿主体在兼并重组后,年产能规模原则上不能低于300万吨。在政府指导下,灵石煤矿收购了三个当地煤矿,成立了产能315万吨的永吉集团。

除了鼓励职工创新创业外,山西焦煤集团还出资2000万元牵头组建了股份制劳务公司,采用“异地就业、属地保障”的办法,由劳务公司与输出人员签订劳动合同,依法建立规范的劳动关系和稳定的社保关系,突破矿区地域封闭,引导转岗分流人员和职工子女走出矿区、走向市场、走向社会,通过劳务输出实现异地就业。

作为国内最大的煤炭现货交易平台,中国煤炭交易中心努力打造“交易中心贴近资源、交收仓库贴近市场”的优势,在全国设立了9个交收仓库,构建辐射北方四港、两湖一江的煤炭销售网络;谋划在深圳前海打通国际通道,走期现结合、跨境交易新路。

山西晋城最大的煤炭国企——兰花集团董事长李晋文认为。
“市场让企业去产能,企业心服口服;政府让企业去产能,企业心不服口不服。”
李晋文称,山西诸多煤企在兼并重组潮中普遍做到了大矿化、机械化,安全环保少有瑕疵,但个个债台高筑,“七大省属煤企负债以万亿计”。
但辛辛苦苦刚建起的产能,又面临新一轮关闭,使得谁来埋单成为巨大难题。

西山煤电集团给创客们提供了优惠条件,不仅提供免费的物理空间和各项服务,并且在3年内为他们缴纳五险一金并发放生活补贴,如果3年后创业不成功还可再回到原单位。目前,众创空间共有33个团队入驻,其中80%是西山煤电的在职职工。

山西以省属煤炭企业调整为契机,带动全省煤炭行业的改革,促进全省经济转型升级。阳煤集团撤销4个煤炭管理公司和化工产业局;试点取消年薪制,薪随岗动,实施岗位工资+绩效工资+风险工资制度;划小核算单元,推行煤矿项目和岗位包干,实现权力和责任同步精细化,激活内部活力。

山西煤炭行业从2014年的盈利28.7亿元,跳崖至2015年的巨亏94.25亿元,这是多年来首次煤炭全行业亏损。
进入猴年,煤炭行业仍未出现回暖的任何迹象,煤价还在下跌,市场继续萎缩。

“90后”小伙子梁芮铭原是山西焦煤西山煤电集团公司官地矿的一线矿工,如今他是西山煤电众创空间的创客。

去年年初,山西确定全年关闭退出煤矿25座。截至10月底,25座煤矿全部停产关闭,退出产能2325万吨,完成省内验收;在减产量上,去年前三季度,山西规模以上原煤产量5.9亿吨,同比减少1.13亿吨,占全国原煤产量减少量的39.3%。山西一省的原煤减少量超过内蒙古、陕西、河南、山东四省份减少量之和。

晋中市煤炭局副局长杨云良认为,一个90万吨的现代化矿井,并购费用、建矿费用、资源价款三项大开支,导致其总投资动辄超10亿元。
几乎每一个山西煤炭企业都有大量民间借贷,“要关闭,最起码不能让老板们拉饥荒,这是一个底线”;此外,关闭企业这样的大决策,必须经过董事会决策,所以,行政关闭这条路根本行不通。

山西为全国煤炭供求关系改善做出了积极贡献。去年6月至11月,煤价“风向标”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连续18周上涨,目前,全国大部分资源条件相对好的煤炭企业实现当月盈利。

在今年1月23日,《白家庄矿业公司实施双向选择及经营承包的暂行管理办法》紧随出台。

关停煤矿25座;规模以上原煤减产1.13亿吨

在太原西山这个从业者群体素质普遍不高的矿区,此景令人眼睛一亮。
但是,互联网思维并未带来什么帮助,作为西山煤电集团白家庄煤矿的党委书记,赵晓红春节后一直焦头烂额。

前不久,同煤集团同家梁矿运销站职工郭兴艳与80多名同事一起转岗到了塔山电厂。“只要能吃苦肯用功,俺们煤矿工人啥活都能干。”郭兴艳很满意新工作,“原先挖煤,有点坐井观天,如今走出来,方觉天地宽。”同家梁矿组建了矿业公司,从生产型单位向生产服务型企业转变,一、二线人员以劳务输出形式服务兄弟矿,其余地面人员、技术人员将开展机电安装、综采搬家、后勤服务等业务。

内部分流人员 1.职工本人自愿申请办理停薪留职;
2.职工本人自愿申请办理内部退养。

在山西焦煤集团双创中心,入驻园区的创业职工享有多项优惠政策,如三年内与原单位保留劳动关系,与原单位职工同等享有参加职称评聘、岗位等级晋升、社保等权利;每安置一名创业职工,园区可免除10平方米的房租和物业费。目前,全省去产能煤炭企业已分流安置职工近1.8万人,占去年安置任务的85.3%。

《财经》记者 李廷祯/文
卖一吨煤的利润,买不到一瓶饮料——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曾如此慨叹。

下定力气

清退使用非在册人员
1.地面使用非在册人员包括非全日制用工、劳务派遣用工、劳务承包用工、退休返聘人员、以完成一定工作任务为期的用工等,清退后由本单位富余人员补充相应岗位。
2.通过技术改造,减少井下用人,利用富余人员组建井下开掘、安装等专业化队伍,逐步替代井下使用的非在册人员。

“有了岗位,我们先安置职工再考虑干部,这已经是第十一批了。”白家庄矿党委书记赵晓泓说,“每批转岗都是成建制的,这批以二号井运输队为班底,不乏‘父子兵’‘兄弟兵’,大家抱团取暖到东曲矿再创业。”

于是,白家庄几千矿工开始在原有井田上进行“残采”,即开采昔日残留的边角料资源度日。
目前,白家庄的坑口含税价为每吨65元,而吨煤开采成本则高达300元以上。按年产100万吨计,该矿每年会亏损2亿元以上,且“开采手续需要三个月一审批”。

其中,焦煤麾下的西山煤电集团,对各大分公司、子公司下发了具体指标,欲在2016年减员12517人,占在册人数的15%。
有西山煤电集团高管透露,山西高层对此的指示是“谁的孩子谁抱走”,煤炭国企不能将职工简单推向社会,企业必须内部消化。

在1998年前,灵石煤矿是晋中市属国有煤矿,因为资不抵债,被晋中市下放到灵石县管理。彼时,煤炭行业从上往下“减包袱”现象明显,山西省属的几个国有煤炭集团,就是1998年被当时的煤炭工业部下放到省里。

今年2月26日,又有近百名白家庄矿工,被输送到柳林县联盛集团打工,报酬是吨煤工费8元。
联盛集团原系私人煤炭企业,后被西山煤电集团的上级公司山西焦煤集团托管。

西山煤电集团临汾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称,西山煤电在临汾市投入了20亿元,整合的一堆小煤矿,其中只有三分之一能正常生产。
譬如古县圪堆煤矿,“井下没有资源了”,投入3亿元后全面停产,500多名职工正准备逐步解聘。“今年春天就有300多人劳动合同到期”,但临汾公司欠缴这些职工的各种保险高达上亿元,“企业再也担负不起”。

西山煤电集团明确了六大转岗分流渠道(参见附件)。其中,即包括“清退使用非在册人员”,具体表述为“地面使用非在册人员包括非全日制用工、劳务派遣用工、劳务承包用工、退休返聘人员、以完成一定工作任务为期的用工等,清退后由本单位富余人员补充相应岗位;通过技术改造,减少井下用人,利用富余人员组建井下开掘、安装等专业化队伍,逐步替代井下使用的非在册人员”。

(本文首刊于2016年5月16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另外,灵石煤矿不再分红,并且和各大银行协商,希望将一些高利息贷款变成低利息贷款。
为了防止银行抽贷,灵石煤矿在倒贷时“化整为零”,譬如欠某银行1亿元,每次还贷只还1000万元,“这是逼出来的办法”。
在开源方面,除了通过配煤增加产品品种、降价优惠锁定大客户外,灵石煤矿准备重拾1998年的危机应对措施——向职工集资。

200万元的股本中,最大的股东闫俊雄不过出资20万元,最后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到了2003年,煤炭市场开始小幅回暖,灵石煤矿进行了增资扩股,已经担任副矿长的段新春被要求入股50万元。

段新春坦言,这是为了应对银行抽贷和资金链断裂。向职工借款的利息为1分左右,即年息12%。
事实上,压垮山西不少煤企的最后稻草,是当年兼并重组所引发的巨额财务费用。这也回答了西山煤电集团诸多职工的困惑。
白家庄煤矿一位值班调度称,“山西焦煤这些年赚的钱,很大一部分用于搞国进民退、兼并重组”,“收了一大堆没有资源的烂矿,老板们成功套现,国企却形不成任何效益”。

和赵晓红一样,许多西山煤电集团的干部讳言“失业”“下岗”和“裁员”等词。他们强调现在的国企只是“转岗分流”。
白家庄煤矿距太原市中心约15公里,距西山煤电集团公司总部约4公里,始建于1934年。

欧洲杯赔率,为此,灵石煤矿花费了18亿元——三四亿元的备用现金以外,还向银行负债14亿元。
不料整合刚完成,煤价突然掉头向下。目前原煤成本每吨190元,售价却跌至180元,每年需要支付的银行利息高达上亿元。“要是当年没搞兼并重组,我们不会有任何经济负担。”段新春苦笑。
为应对市场危机,灵石煤矿开始“开源节流”。

西山煤电集团转岗分流六大渠道

在山西省,这是煤炭企业主动“去产能”的第一案例,义劲中判断,这个煤矿的投资者应该是以前赚到了钱,没有什么负债,“现在他不再看好煤炭行业的前景,这也许是一种更加明智的选择”。

正是这份“对外严格保密”的暂行管理办法,引发基层职工诸多不满,让赵晓红等高管手忙脚乱。
2月27日,《西山煤电集团转岗分流考核管理办法》的讨论稿正式在西山煤电职代会上通过。这意味着,该集团2016年转岗分流12517人、占在册人数的15%的目标,将被严格执行。但该文件在网络上昙花一现后,就瞬间消失,难觅踪迹。

而在当下,多数山西煤矿都在坚持,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等市场回暖。“开源节流”是他们目前所能想到的过冬之策,这其中即包括国企大力推行的“转岗分流”。

灵石县煤炭局一位副局长表示,一些大型煤炭国企挥霍成风,也是造成企业过冬没有余粮的主要原因,“比如有的国企,竟然在煤矿大巷里面铺设地板砖,井下装修的比酒店还奢华”,“一些政府官员热衷搞形象工程,频频要求煤矿建设‘现代化矿井’,但多是无效投资”,“还有许多企业借调产为名乱投资,上了很多赔钱的项目”。
“去产能”只能靠市场 “去产能要结合实际。”

在山西,许多煤矿企业的高管都认同上述看法。
不过,已经有煤矿企业无法熬到天亮。
在晋中市采访期间,榆次区乌金山镇的官窑安源煤业公司正在向区政府申请注销煤矿证照。

这意味着,国企在册职工转岗分流时,以农民工为主体的民营煤矿从业者和大批“临时工”,会遭到不同程度的遣散。
白家庄煤矿把这些转岗分流措施进一步浓缩为“经营承包、双向选择”,即全矿各个单位、部门、外派队伍,全部实行经营承包,经营单位碎片化、小型化,承包人和职工实行双向选择,享有充分的用工自由和工资分配权。
然而,岗位“僧多粥少”,白家庄还是出现大批没人选择的职工。

因为资源面临枯竭、债台高筑,不得不于2004年宣布“政策性破产”。资料显示,截至2002年底,白家庄煤矿累计亏损8000余万元,企业资产1.36亿元,债务1.73亿元,早已资不抵债。
为摆脱困境,白家庄煤矿一直在筹备新的接替矿井——年产500万吨的古交杨庄新矿,至今尚未建成。

在多轮行政推动的行业资源整合、兼并重组后,山西诸多煤炭企业个个债台高筑,但却单产巨大、设备先进、安全环保少有瑕疵,使得“去产能”成为基层政府巨大难题,企业们指望通过“开源节流”““转岗分流”等措施熬过这个严冬

新项目安置富余职工
新项目、新单位所需人员,由集团内部富余人员选聘补充,严格控制集团人员净增加。

好在2003年市场回暖后,并迎来波澜壮阔的“黑金十年”,负债很快得以消化。
但是正在经历的这次危机不同以往。白家庄煤矿一名机关女职工称,这两年因为经济效益不好,所有职工的工资均被大幅调低,甚至机关实行轮岗,在岗者实施“四天工作制”——通过放假减薪。
从2013年开始,白家庄煤矿就已开始转岗分流,手段是对外输出劳务。说是“对外”,其实还是“内部消化”——向西山煤电集团的子公司、控股公司屯兰煤矿、斜沟煤矿输出了近百名采煤工人。

李晋文介绍,兰花集团拥有近4万名职工,2015年的工资总额是16亿元,今年准备减少30%,即压缩工资4.8亿元。
但是压缩工资容易带来稳定问题,“一些职工工资降到了1620元(山西省最低工资),只能维持简单生活,连水电暖气、孩子学费都交不起,再减要出乱子。”
“没有人主动上报关闭名单”,李晋文认为,大型煤矿生产要比停产合算,“每年正常生产,就算赔一个亿,还能养活几千人吃饭;若纯粹不生产,净赔三个亿”。

欧洲杯赔率 1

灵石煤矿将筹集来的资金投入基建改造,把产能先提升到60万吨,接着又提升至90万吨。
后来证明,灵石煤矿这几步战略都未走错。完成基建后,煤价开始飞涨,该矿所产的瘦焦煤吨坑口售价曾高达680元。烈火烹油的那几年,灵石煤矿除了每年大额分红,账户上总有三四亿元存款趴在那里备用。

终止劳动合同 1.职工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及时办理退休手续。
2.职工与单位签订劳动合同期满不再续签的。

春节前,《西山煤电集团转岗分流考核管理办法》的讨论稿出炉,并在少数企业高管中传阅。根据文件要求,3080人在册的白家庄煤矿,需要转岗分流1200人,比例高达39%。
在西山煤电集团的52个分公司、子公司中,白家庄煤矿的转岗分流人数高居榜首。

“煤炭去产能”,成为大众耳熟能详的流行词汇。有山西媒体称,山西省正在采取“五个一批”措施去产能,即:依法淘汰关闭一批“僵尸煤矿”、资源枯竭等煤矿;行业重组整合一批优质煤矿;退出一批“减量置换”煤矿;依规核减一批煤与瓦斯突出矿井和灾害严重矿井;搁置延缓一批不具重组整合条件的煤矿。

晋中市煤炭局局长义劲中坦言,“去产能”关乎煤炭行业的生死存亡,基层政府能做的,只是减免一些费用和企业负担,在特殊时期抓好安全生产等监管工作。
国家可以出台类似“四万亿”的救市措施等,但在市一级甚至省一级层面,不会有太大作为。

事实上,双向选择是民企用工的基本规则。“这么多年,诸多山西煤炭国企的想法和观念,依然少有进步,每进一步都会有巨大阻力。”一位晋籍媒体人称,“从干部到工人,都还在迷恋大锅饭,认为政府会为国企兜底。”
从开源到节流 “对我们来说,不可能不去产能,也不可能裁员。”
说这话的,是山西晋中市灵石煤矿有限公司(下称“灵石煤矿”)总经理段新春。

admin 交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