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郑运鹏则具有全国知名度,也是明星级政治人物,口才相当好,在宣传方面占优势。地方人士表示,郑运鹏在空战的策略,很受年轻人欢迎,不过现在大环境对绿营不佳,郑运鹏也可能有一定包袱。

2016年8月,于北大燕南宿舍

2015年8月6日,宋楚瑜宣布参与2016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参与这一顶级赛事,已然打破台湾的“吉尼斯纪录”。  2015年8月6日,宋楚瑜宣布参与2016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参与这一顶级赛事,已然打破台湾的“吉尼斯纪录”。谢长廷7月1日也说:“宋楚瑜选过2次领导人、1次副领导人,再加上这次,将是第4次了,可能是全世界参选最多次的人。”  宋楚瑜的漫漫参选路  宋楚瑜曾在蒋经国死后“拥戴”李登辉担任“总统”,宋也步步高升至台湾“省主席”高位,并隐然成为台湾的“最高统治者”。后来李登辉看到宋楚瑜逐渐坐大,担心其重蹈“叶利钦效应”的覆辙把自己架空(叶利钦效应指在一个专制的国家里面出现一个民选的地方政府,而中央政府还不是民选产生的,这个民选的地方政府的合法性就高于中央政府,这个政府就可以抵抗中央的法律甚至可以自行宣布独立)。于是,李趁宋的“省长”任期尚未期满之际,采取突然袭击,将台湾“冻省”(虚化现在的省级建制,使其有名无实),采取釜底抽薪的办法,把宋拉下马。而宋楚瑜也与李登辉反目成仇。  1999年3月,宋楚瑜以“反李登辉、对抗民进党”为旗号,开始为2000年“总统大选”四处奔走。当时,他的民意支持率一直维持在40%以上,让其他潜在的竞争对手望尘莫及。虽然国民党基层极力撮合“连(战)宋(楚瑜)配”,但李登辉却极力反对。出乎李登辉意料的是,他的打压并没有太大效果,宋楚瑜的支持率一直居高不下。11月16日,宋楚瑜被愤怒的李登辉开除出了国民党。为了彻底打垮宋楚瑜,12月9日,李登辉又打出“兴票案”,指责宋楚瑜“贪污国民党的经费”。此举使宋楚瑜的清廉形象大受打击,支持率一路下滑。纵然如此,宋楚瑜仍旧获得了36%的选票,只比“当选”的陈水扁少3个百分点。宋楚瑜败选后支持者蜂拥而至,哭着求他“不要离开”。几经考虑,他组建了亲民党,成为台湾仅次于国民党、民进党的“第三势力”。  2004年,宋楚瑜与国民党组成连宋配参与大选。然而就在民调显示泛蓝领先的大选前一天,台湾发生了震惊岛内外的“3·19枪击事件”——陈水扁和吕秀莲在台南扫街拜票时突然遭到枪击,腹部受伤。本来民调领先陈水扁的连宋却应对不暇,陈水扁反败为胜,以微弱多数赢得选举。2006年,宋楚瑜不顾泛蓝团结和亲民党内部的反对坚持参选台北市长。当时亲民党认为台北市是该党的大本营,宋楚瑜出来选市长,即便不能当选,也可以有不错的表现。结果事与愿违。宋楚瑜的支持率只有4%。  2011年,由于政治理念非主流化,亲民党面临泡沫化的危险。为了挽救大厦于将倾,宋楚瑜以亲民党身份再次参与2012年大选,猛攻蓝绿阵营,以民生为主要诉求,但最终只拿下不到37万票、得票率仅2.77%,惨败给马英九和蔡英文。  那么这次参选,宋楚瑜又是为了啥呢?  宋楚瑜参选的情怀、权谋和无奈  宋楚瑜常被人称为“蒋经国第二”,其继承了蒋经国亲民的执政风格,因而颇有人气,这既是宋的人格魅力又是宋的政治资本。宋楚瑜认为台湾的政治人物都已经背离蒋经国“以民为本”的理念,认为政治人物要务实而不务虚,因此宋楚瑜一直怀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抱负。加上两次意外未能当选“总统”的经历,也使宋楚瑜抱有怀才不遇的缺憾。一位亲民党“立委”参选人这样评价主席参选:宋楚瑜最后一战关乎历史定位。最近在读《古文观止》的宋主席还特地引用《阿房宫赋》中的“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表达了超然的历史观念:“不管是国民党或亲民党,如果自己不好好检讨,而让‘后人哀之而不鉴之’,这才是要好好处理的事情。  宋在7月份接受采访时还颇为感慨的说:“不是人民对不起国民党,而是我们这些老兵对不起人民啊。”(7月19日国民党全代会上一党员称“九合一败选,是台湾人民对不起国民党,对不对?”)痛切之情溢于言表。  不一定每个政客都有这样的情怀,而作为台湾政坛上的资深玩家,宋楚瑜还具备足够的权谋。  在维基解密公布的电文中,“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前处长”杨苏棣把宋楚瑜描述为一个“巧诈”、“没有原则”的政客,堪比“摇尾巴狗”。原因之一是维基解密披露了宋楚瑜最不愿意被外人获悉的“秘闻”:杨苏棣与宋楚瑜在2006年会面,正值宋要参选台北市长的敏感时期。在那次会面时,只有百分之八民调支持率的宋楚瑜,正考虑与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做一次“政治交易”——由马劝退国民党的参选人郝龙斌,以换取宋在2008年不参加“总统”选举。虽然这次交易并未成功,但也不妨以此为引,分析政客宋楚瑜的参选动机。  岛内文章援引一位亲民党高层的说法称:导致宋楚瑜认真考虑参选的,除了八仙乐园尘暴之外,还包括他对时局变化的观察与评估。像前年九月“马王政争”开始,接下来太阳花学运、九合一选举,政党板块变动等一连串政局动荡,一直到今年以来国民党总统初选风波,点点滴滴。宋楚瑜虽然沉潜,却密切关注。  观察称,对于参选明年“总统”,宋楚瑜原本没有坚定意愿,但无党籍台北市长柯文哲窜起后,让宋看到了突围蓝绿的“出口”。加上洪秀柱在一些议题上引起争议而民调支持度也有所下降。在近期多份民调中,宋楚瑜与洪秀柱支持度不相上下,甚至有的还超越洪秀柱。另外,国民党内部分本土派的“立委”,有的退选有的转披橘营战袍;这也让宋多少看到了希望。  最重要的是,宋楚瑜参选,能够为亲民党概拉抬声势,以母鸡带小鸡的方式提升亲民党的支持率(具有更大更广影响力的候选人,被称为“母鸡”,比如“大选”中的“总统”候选人、“九合一”选举中县市长候选人;更为基层的候选人则被称为“小鸡”,比如“大选”中的“立委”候选人、“九合一”中的议员候选人。在选情领先的区域,一般会采用“母鸡带小鸡”的方式组织竞选。比如新北市、台南市,通过高知名度、高支持度的朱立伦、赖清德,加持同党的民意代表、村里长选情,一起冲高政党的整体选战成绩)。在2012选举中,宋楚瑜投入参选,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母鸡带小鸡”的效应,亲民党拿下了3席民代(民意代表)席次,在台湾“立法院”跨过了党团门槛。而此次,台湾政坛纷乱不已,在国民党“母鸡”弱势的情况之下,台湾立法部门可能会如国民党高层研判的那样,出现“多党不过半”的局面,这对于濒临泡沫化的亲民党而言无疑是一次“柳暗花明”的良机。况且,根据台湾“立法院”规定只要政党“立委”选举得票率超过3.5%,该党便可获得每年每票50元的竞选补助款。  不过,有岛内名嘴分析,即使宋在最后未登记参选“总统”,也还有变招。因为国、民两党“立委”不易过半,亲民党很有机会成为“国会”关键少数。宋很可能在最后关头改换跑道,担任亲民党首席不分区“立委”,以便发挥关键少数党以小博大的影响力。以目前形势,2016“立委”选举国、民两党都难以过半,如果亲民党有十席“立委”能量,就可扮演“关键少数”角色。在蓝绿都不得不妥协的情况下,宋楚瑜就有可能担任“立法院长”甚或海基会董事长,进而牵制“立法院”甚至“行政院”。  但宋参选也可能适得其反。亲民党党内评估,明年亲民党不分区立委将有“坐三望四”实力,若再加上选区与原民立委席次,亲民党有可能成为“立法院”第三大党。宋出征虽有利稳固不分区政党票,却可能逼绿营放弃礼让选区立委。  最后,宋参选也有亲民党“黄袍加身”的意味。据台湾媒体报道,7月21日,亲民党召开了长达三小时的干部会议,据与会人士透露,会中多达近40人发言,几乎“一面倒地”支持宋楚瑜参选。亲民党副秘书长刘文雄更是不断对外放话称,“宋楚瑜2016选定了”。7月30日,亲民党透过电话征询亲民党全台委员意见,寻求支持,高达99%全台委员力挺宋参选。  亲民党还积极为宋楚瑜参选做合理化论证:明年选战至少让亲民党在台“立法院”获得10席以上席次,让三党不过半,才有合作机会与空间。即使蔡英文赢得“政权”,也不能“行政”“立法”一把抓,以此确保“台独”气焰不会太嚣张。亲民党还告诉全台委员,宋楚瑜与习近平会面时,提到一带一路计划应纳入台湾利益,获习近平回应,只有宋楚瑜为台湾前景与大陆沟通,宋楚瑜胜选对台湾最有利。  宋楚瑜参选到底影响谁?  有三种可能,更影响蓝营,影响绿营,无足轻重。  民进党新北市党部主委罗致政就毫不掩饰地表示,宋楚瑜出身泛蓝系统,一旦参选“总统”对洪秀柱及对国民党“立委”选情都有影响,整体说来对民进党较为有利。  联合报分析,宋楚瑜参战虽可能影响部分民进党“立委”席次,有助于蔡英文“总统”布局,甚至在泛蓝优势选区造成国亲相斗。具体来说,宋参选可能裂解国民党内的“本土蓝”势力。加之王金平与国民党龃龉不断,宋拉拢王金平或者国民党重量人士加盟也不无可能。  有评论指出:宋楚瑜出来参选2016,虽然毫无疑问他是选不上“总统”的,但对国民党来讲,宋楚瑜参选意味着泛蓝势力整合破裂,国民党“总统”、“立委”选情都将受到严重冲击,这对于选情本身不利的国民党来说是雪上加霜。如此民进党形势大好,只好躺着进“总统府”。  民进党对其参选则持谨慎态度。宋有竞选动向时,民进党就发布了“台风警报”积极准备。民进党“立委”叶宜津评估,宋楚瑜参选将瓜分原本要投给蔡英文的浅蓝选民,且宋省长“要五毛给一块”的记忆仍在,许多地方行政首长、乡镇首长都欠他人情,即使事过境迁,还是有很多人买帐。叶宜津也提醒,现在选民很聪明,到最后关头蓝营恐出现“弃保效应”(“弃保效应”通常指某政党或候选人为担忧同质性的其他政党候选人瓜分选票,喊出的“弃保”的口号,以此希望选民将选票集中在有机会胜出的候选人身上),届时宋楚瑜声势看涨,民进党应小心应对。至于宋楚瑜参选是否导致绿橘合作破局,民进党“立委”陈亭妃表示,不论是第三势力还是其他政党,合作前提都是“总统”选举支持蔡英文,若出现变数,恐需重新评估、  除了影响蓝绿的选票之外,还有一派观点认为,宋楚瑜个人声势持续走低,想在2016“咸鱼翻身”难度不小。宋楚瑜四次参选,支持率一路下滑。并且之前宋楚瑜阵营极力塑造的“关键少数”效用也未发酵,宋参选并未影响台湾政局的走向。5月初就公开挺洪的国民党台中市议员李中表示,洪秀柱提名尘埃落定对蓝营支持者有“安心”的作用,也不怕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参选。因为这几年“打着蓝旗反蓝旗”、配合绿营的形象,支持者早就不认为亲民党是蓝营。  纵观亲民党民代在本届台湾“立法院”中的作为,他们在不少议题上与绿营一唱一和,特别是前不久,在台北某选区民代人选问题上,更是得到民进党的“礼让”。外加坊间传闻亲民党不断对国民党进行挖角,运作民代出走等等。这些看似高明的举动,在蓝绿二元对立的台湾社会,可能最终反而会落得两面都不讨好的窘境。  两面不讨好可能也只是表象。陈水扁办公室前主任陈淞山就在海峡导报撰文称:宋楚瑜参选效应的关键,并不在于多大程度上瓜分蓝绿的选票问题,而是能否大幅度影响年轻、妇女选票及中间选民的投票方向。若能影响,则不仅会裂解国民党的选票结构,也能同时产生政治弃保效应,可能对蔡英文产生有政治影响力的威胁。  洪秀柱对此似乎无可奈何,7月30日洪秀柱接受专访时,主持人提问“宋楚瑜参选对选情影响?”洪秀柱说,大家的忧心是存在的,“你说我内心不以为然、不忧心是骗人的”,“有人出来,不会让票分散,那也是假话”,如果宋楚瑜真的这样决定,“只能尊重,自己努力”。  不过,对于忧心忡忡的蓝营,宋楚瑜也自嘲“自己只有两万票的实力,不要四面楚歌、草木皆兵,国民党大可不必怕中了我的十面埋伏。”虚虚实实之中,满是这位老政客的精明和无奈。

地方人士指出,陈根德与现任立委郑运鹏刚好是陆战与空战两种选战模式的对比,陈根德在地方经营许久,人际网路也维持得很好。虽然这几年没有担任立委,属于老地方的陈根德,不会因为没有民代身分,就和地方派系失去联结。

台湾民主化如果从1987年解除戒严时算起,至今已有近30年的历程。2016年1月16日台湾大选结束后,诸多国际观选团透过媒体表示,“台湾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与以往相比,投票日社会所反应出的较冷淡氛围,似乎也是台湾民主日趋理性的证明。以往对于台湾民主的印象,更多的是社会族群撕裂、对立,选举过程中各党派“奥步”(编者注:奥步本是闽南语中的一个词,意思是“不好的招数”、“烂招”、“贱招”。)、各级议会议员相互攻击,社会骚动不安等乱象,这些都被视为台湾民主的弊病,今年的大选中已经大为改观。在民主素质论的形而上讨论中,多认为这是社会经济与民众素质自然提升的结果。然而这种观点可能忽视了社会实现民主进步背后,投票制度的设计对选举文化与政治生态亦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陈根德表示,2016年选举,受到大环境影响而落选。然而这3年多来,第1选区的地方建设没有进步,乡亲也给自己很大的压力,才会决定参选。他也说,这几年台湾现况越来越差,年轻人低薪问题无法解决,希望透过参选,扭转这些问题。

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提名阶段日前结束,今次有七名参选人因政见而被取消参选资格,其主要理由便是参选人的主张。如参选新界东选区的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梁天琦被取消参选资格,然而在2016年2月新界东补选中却曾顺利参选,并以6.6万票高票落选。在提名阶段出现的此种局面,引起香港社会巨大争议,民众质疑负责处理选举事物的选举主任,是否有权审查参选人的政纲,以参选人言行抵触《基本法》为由,禁止其参选?是否剥夺了公民的政治权利?

曾任5届立委的陈根德接受国民党征召,宣布投入2020立委选举,为地方选情加温。陈根德表示,3年多来,政府的经济表现差、两岸关是紧张、自己选区的建设停滞,加上这些年来,乡亲不断劝进,决定透过参选拨乱反正。

简单一瞥中港台三地的选举制度,不禁令人感慨万千,未来的选举道路仍不平坦。

地方人士分析,因为芦竹南崁外移、年轻人口多,这些人比较没有传统政治派系、蓝绿的想法。因此除了蓝、绿两党外,也有不少第3势力想要参选。他也分析,若第3势力参选者实力够强,对于年轻人选票较多的郑运鹏,势必造成影响,但若郑运鹏这4年有做出成绩,相信选民也看在眼里。

2008年,台湾选举制度从复数选区制(编者注:复数选区制,又称“大选区制”,指在一个选区中选出2名(含)以上复数议席的选举制度。)改为单一选区两票制(编者注:单一选区两票制,又称“混合制”,指一个选区中,选民需要投两票,一票投候选人(地方代表),一票投选政党,用来决定选举最终的当选席次总数。)的混合制模式。在复数选区之下,候选人不是在争取多数而是特定的少数,如基本教义派。如2004年台北立委选举:李敖最后一名当选,4%选票。立委当选只需争取5%-9%左右的选票即可。复数选区制容易造成同党同志同室操戈、候选人竞选时的偏激取向、派阀与地方派系操控选局、选风败坏、黑金介入、党纪不彰、政党政治与国会政治难以健全发展等。自2008年起,“单一选区两票制”将总席次减半到113席,采用比例代表制(编者注:比例代表制指以每一参选组别所得选票占全部的百分比分配议席的分配方式)分配议席。改革之后,更有利于大党的生存,小党难以跨过门坎获得议席。不过这种选举制度下,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过度竞争的弊端,使得选举活动可以比较平稳地进行,展现“民主风度”。


不过,台湾解严前后的情况与今日香港不同。威权时代,乃至于白色恐怖的年代,国民党在台湾借“动员戡乱时期”相关条款打压民主运动,厉行一党专制。从1950年代到解严前,激进反对人士通常已经入狱,其家属或其他党外人士出来竞选,言论与活动相对比较温和,不会直接触及党国的底线。而香港虽然尚未有完全的民主选举,但因为有言论与结社自由,港独势力公开结社,进行社运,参与选举,这与台湾威权年代自由受限的情形不同。当下的香港是有政治的自由而无选举的民主,威权时代的台湾则是有参选的民主,而无政治上的自由。


阿罗不可能定理(编者注:阿罗不可能定理指不可能存在一种社会选择机制,使个人偏好通过多数票规则转换为成社会偏好。)则揭示出,没有一种选举投票方式是完美无缺的,可以准确反映民意的。一个国家制定选举制度的因素有,社会政治文化、历史遗续、国际政治环境、各种政党和政治势力在决定当时基于利益考虑,进行理性计算,相互角力和妥协的结果。在台湾,传统的华人文化观念下,民众难以接受大选投票产生的元首是虚位无实权的。现行宪法虽有内阁制的精神,却无法真正落实,造成总统有权无责,行政院长有责无权的局面。总统掌握行政权力,行政院长为总统所提名,成为总统的政策执行长,总统无需到立法院接受质询,行政责任由行政院长承担,需向立法院接受质询。一旦产生管治危机,行政院长向立法院请辞后,总统再提名新的行政院长即可。此种体制下,行政院长成为总统责任的“替罪羊”,同时执政党通常为国会的多数党,弹劾总统的门坎极高,几乎是不可能的。总统权力极大,却有不受监督的风险,对此批评的声音很多。

学者雷弢的研究发现2011年的独立参选热潮,全国有200多位公民在微博上宣布参选,有一百余位参选人有实际的参选行动,只有14%的民众听说过“独立参选人”。最终全国仅有广东地区的两位乡镇人大代表当选。一位是律师,另一位是地方村委行政人员,这两位都是在比较偏远的乡镇地区,参选人的身份亦相对“脱敏”,并未对全国产生重大影响。北京地区,仅在远郊乡镇上有一位被正式登记的候选人,选举当日最终迫于公权力的压制而落选。

1987年台湾解除戒严后,组党与办报虽获得自由,但是“独立”等言论仍属于当时的“禁区”,不仅有“组党三原则”(编者注:三原则即《动员戡乱时期人民团体组织法》中规定的“不得违背宪法或主张共产主义,或主张分裂国土”)的限制,更是为《刑法》第一百条所禁止(编者注:原台湾《刑法》一百条为:“意图破坏国体、窃据国土或以非法之方法变更国宪、颠覆政府,而着手实行者,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谋者,处无期徒刑。预备或阴谋犯前项之罪者,处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后修改为:“意图破坏国体、窃据国土,或以非法之方法变更国宪、颠覆政府,而以强暴或胁迫着手实行者,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谋者,处无期徒刑。预备犯前项之罪者,处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使该条追诉处罚有此目的者变为仅限于“以强暴、胁迫方式”进行“叛乱”者才会受到追诉处罚。)。“独台会”事件(编者注:指发生在1991年5月9日凌晨,法务部调查局干员进入国立清华大学,拘提清大历史研究所硕士生廖­伟程;同日逮捕国立台湾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毕业生的文史工作者陈正然、民主进步党籍的社会运动参与者王秀惠与传道士林银福,指称四人接受旅日独立运动者史明资助,在台湾发展组织,并于5月11日逮捕协助林银福张贴独台会文宣的安正光的事件)后,台湾修正《刑法》第一百条,独立言论及活动正式解禁。台湾大学政治学系的王业立老师回答笔者提问时表示,国民党长期执政的威权时代,在地方与中央层级的选举中,并未出现因党外候选人政见,对其进行打压,使之不得参选的情形。解严前后,更是有党外反对人士进入议会。

(作者:萤火,史学青年,中港台时政观察者)


然而在实际操作与选举制度中公民走向独立参选,更多基于维权抗争中自身经济利益而产生的政治觉醒。譬如不少维权者发现,自己所要抗争的对象,如污染企业的企业主、强拆案背后的房地产商竟是人大代表身份。维权者试图以参选人大代表,从而进入与这些权贵“平等”的政治场域,通过人大程序对其提出罢免,以人大代表的新身份来寻求自身案件的司法正义。

在中国大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为中国特色的代议制民主,在法律上人大是“最高权力机关”,中国的“宪政”体制赋予其最高权力。

编者按:选举,是当代民主政治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尽管民主并不仅仅在与一张选票,但是选举作为最基本的赋权和制衡手段,它的制度设计、结果分析等等都备受关注。本文是作者2016年于北大学习时所作的课堂札记,其中对中港台三地选举制度的阐述与分析,使我们得以一窥选举制度背后的奥秘。2020欧洲杯赔率

今次香港的“筛选”参选人事件,也可能引发香港的宪制危机,香港有司法终审权,而《基本法》的释法权却在全国人大。拒选事件本土派参选人申请香港高院司法复核,无论结果如何,都可能会令人大解释《基本法》,如果发生冲突,这将是对香港宪制和一国两制的极大冲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