莅庭检察官蔡瑞宗认为,翁仁贤除情绪不满之外,并没有心神丧失,「若法院要就被告声请的部分全数调查,判决可写成一部小说」。

承审法官谢静恒昨召开准备庭,翁委由法扶律师郑嘉欣出庭,翁的大哥及被火烧伤毁容的四哥也到庭表达意见;律师主张应再委由医院鉴定翁仁贤的就审能力,随后话锋一转,猛烈批判更一审判死的法官曾德水。

翁男纵火烧死行动不便的8旬老父母等6人,历审将他判死,更一审开庭时他不仅对着媒体比中指,还呛法官要多读点书,甚至恐吓要追杀哥哥,更一审认定他罪无可赦、求其生而不得,判处死刑。翁男未上诉,但法官依法律强制规定上诉最高法院。

蔡瑞宗指出,翁故意放火烧死包括亲生父母等6人,令人心痛,他的犯行若不是情节最重大犯罪,不知何为最严重之犯行?

男子翁仁贤3年前除夕夜放火烧死父母等6名亲友,高院更一审将他判死,最高法院昨开庭,翁的法扶律师郑嘉欣当庭指责更审法官曾德水违法裁判,遭翁的大哥愤怒回呛,反批翁仁贤故意挑衅法官、穷凶极恶且没有悔意,他并指案发至今家属伤痛未能平复,应该判处死刑。

最高法院承审法官谢静恆召开准备庭,翁男委由法扶律师郑嘉欣出庭、翁的大哥及被火烧伤的四哥到庭表达意见;律师主张应再委由医院鉴定翁仁贤的就审能力,随后律师话锋一转猛烈批判更一审判死的法官曾德水。

承审法官指出,翁仁贤具状请求不到庭,尽管法律未要求一定要到庭,但此案攸关生命权,所以合议庭仍通知他,翁不到庭,法院会依法判决。

2020欧洲杯赔率,翁仁贤历审都将他判死,更一审开庭时,他不仅对着媒体比中指,还呛法官要多读点书,甚至恐吓要追杀哥哥,合议庭认定他罪无可赦、求其生而不得,判处死刑。翁男未上诉,但因属死刑案件须上诉最高法院。

律师指责曾德水以个人在法庭上的观察,而非科学证据能力为基础进行判决,且曾德水在准备程序就有判死的心证,在独任审理、另2名法官未在法庭的情况下,直接对翁仁贤进行科刑调查,违反两公约要求的公平审判,最高法院应撤销死刑判决。

家属昨也到庭表示意见,强调对他们而言,每次开庭都是伤害,请求法官维持死刑判决,并尽快枪决伏法。

翁的大哥听到后,气愤地怒呛律师「违反什么公平程序?」法官谢静恒连忙劝他冷静;翁的大哥及四哥都表示,翁仁贤头脑清楚且善于计谋,故意挑起与法官的冲突,他冷血纵火造成全家人的死伤,应该判死。

桃园男子翁仁贤3年前除夕夜趁一家人围炉时纵火,造成至亲和无辜看护6死4伤,高院更一审将他判死,最高法院今天开庭,翁的律师指责高院法官曾德水违法判决,翁的大哥当庭愤怒回呛「翁仁贤故意挑衅法官、犯后没有悔意应判死」。庭末法官谕知全案候办。

男子翁仁贤纵火害死6至亲,历审均判死。最高法院昨进行生死辩,翁拒绝出庭,由律师代
为辩护;法官询问翁男行为是否为情节最严重犯行、判死是否适当,律师均未明确答覆,反指历审判决均未审酌翁的家庭背景、成长过程,让他独自承担责任,家属则要求判死,给翁一个教训。

面对律师的批评,法官曾德水强调,判死理由都写在判决书内,清楚交待论理经过及证据取捨的依据,翁数度违反法庭秩序,其精神状况并无异常,显然是故意挑衅司法,他依法讯问并适时制止脱序行为,没有违反正当法律程序。

翁的大哥愤而起身怒呛「违反什么公平程序?」法官谢静恆见状连忙劝家属冷静,翁的大哥及四哥都表示,翁仁贤头脑清楚且善于计谋,故意挑起与法官的冲突,他冷凶纵火造成全家人的死伤,案发至今家属伤痛未能平复,请法官将他判死定谳。

昨天生死辩的重点在于翁的犯行是否符合两公约最严重的犯行,翁的律师面对审判长提问,却不断跳针式回答,指责高院更一审法官曾德水违背正当法律程序,判决违反公正、中立,最高法院应撤销。

郑嘉欣指责曾德水用个人在法庭上的观察,而非科学证据能力为基础进行判决,且曾德水在准备程序就有判死的心证,他在独任审理、另2名法官未到庭的情况下,直接对翁进行科刑调查,违反两公约要求的公平审判,强调应撤销死刑判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