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多宝鱼:一条鱼的荣辱与一个产业的兴衰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据泰国《世界日报》12月19日报道,澳大利亚政府于2006年11月23日公布《澳大利亚生物安全政策备忘录第2006/35号》,以让相关部门和机构了解进口虾携带的五种疫病(虾白斑综合征病毒、黄头病毒、侏儒畸形综合征、挑拉综合征病毒和坏死性肝胰脏炎)所产生的风险。此外,还规定出口到澳大利亚的虾及虾产品必须来自无发生上述疫病的产区,同时须除去头和壳。至于加工虾产品,除必须经过高温处理外,加工厂的生产操作过程必须符合相关的规定,虾池煮熟的虾必须获得澳大利亚政府认可的机构颁发证明书。该备忘录已分发给各贸易伙伴国,经各国审阅并提出意见进行调整后,将在公布后90天内,即2007年2月21日起生效。
上述备忘录公布后,澳大利亚政府以防范进口虾携带疫病为由,采取生物安全保护措施,从2006年12月4日起禁止从国外进口虾,使泰国虾农和交易商产生误解,以为澳大利亚已禁止从泰国进口,但实际上泰国虾及虾产品仍能正常出口到澳大利亚。由此可见,尽管目前该备忘录仅是1个草案,但已表明澳大利亚将设置更多的进口规则,可预计未来出口到澳大利亚的泰虾及虾产品将遭遇到卫生检疫壁垒。导致出现上述备忘录的原因是,澳大利亚消费者在进口虾中发现疫病,使该国担忧海产品的食用安全,导致从2006年8月份起澳大利亚全国的海产品销售量大跌20%。此外,为保护该国的天然虾捕捞业和养虾业,澳大利亚将对虾及虾产品的进口贸易进行更严格的监控。
虽然目前出口到澳大利亚的泰国虾及虾产品仅占该市场总额的2-3%,不是泰国虾及虾产品的主要出口国,但泰国却有意扩大虾及虾产品该国的出口市场,以防主要出口市场发生问题。目前,出口到澳大利亚的泰国虾及虾产品遭遇到越南、新加坡、新赫里多尼亚和缅甸等主要竞争对手国的激烈竞争,同时澳大利亚也计划扩大该国的养虾业,未来可能会减少对进口虾及虾产品的依赖度,甚至发展成为虾及虾产品的出口大国。
现阶段,澳大利亚的主要出口市场为日本、中国、西班牙和香港。此外,澳大利亚政府也受到其国内虾农的压力,要求对进口的虾及虾产品采取更加严厉的监控措施,因为当地的虾价无法与低价进口的虾产品竞争。为此,对泰国虾及虾产品出口商来说,未来扩大对澳大利亚的虾及虾产品出口前景并不乐观,需克服多种障碍。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欧洲杯赔率,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据越南《投资报》12月20日报道,越南海关总局近日要求各地海关加强对饲养和加工水产品中使用进口药品和含化学成份饲料的管理。据此规定,对于进口药品和含化学成份饲料则由水产部门实施管理,而海关部门则按水产部的有关规定办理海关手续;对于敏感水产品输往一些国家和地区,越南已与这些国家协商限制出口水产品,海关部门凭水产部提供的名单办理水产品出口手续。此外,海关总局还要求各地海关配合相关职能部门严格检查和处理各种违法行为。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为多宝鱼治病的药剂,却“药倒”了整个产业。11月17日,上海市场抽检测出多宝鱼多种药残超标,随即而来的是产品滞销,整个多宝鱼产业陷入萎靡。一些业内人士不禁自问,发展了10多年的产业,难道就这样轻易地被摧毁了?海水养殖为什么总是灾祸连连?今后其他海产品的养殖又要如何才能摆脱多宝鱼遭遇的厄运呢?
一条鱼和一个产业
临近岁末,多宝鱼市场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严寒”,卖价曾高达300元-400元/公斤的多宝鱼,如今却少有人理会,山东的许多养殖户无奈地说,到了这个时候如果销售还没有任何起色,恐怕池子里的鱼都没有希望了。
11月17日,上海市公布了对30件冰鲜或鲜活多宝鱼的抽检结果,30件样品中全部被检出硝基呋喃类代谢物,部分样品还被检出孔雀石绿等多种禁用渔药残留,部分样品土霉素超过国家标准限量要求。药残被曝光像推倒了的多米诺骨牌,产生了一系列市场连锁反应,山东、河北、辽宁等地的多宝鱼均遭滞销之苦。以山东为例,这个全国最大的多宝鱼养殖省份,养殖量约占全国总量的80%,由于受药残风波的影响,目前全省有约5000万尾,近20亿元的多宝鱼销路无门。
来自山东莱州的一位从业10多年的鱼贩子说,现在想赚钱就绝对不能贩卖多宝鱼,因为根本就没有人要。
莱州市是全国最早实现多宝鱼规模化养殖的地区,家住莱州湾畔三山岛镇的养殖户施新丽因为“窝”在场里的鱼,哭了不知道多少次。她说,药残曝光后,一条鱼都卖不出去了,3000多尾该上市的成鱼每天还得细心侍侯着,各种费用算在一起,一个鱼池一个月的花费就要1000多元钱。如果成鱼无法卖掉,仅产品损失就达7万多元。
与个体养殖户命运一样,一些规模化的企业也损失惨重。位于威海荣成市某规模化养殖场每个星期出厂5000多尾多宝鱼,但药残事件后,不仅停止了销售,一些稳定的长期客户也暂停履行与养殖场的订单。
“用药”难治海水养殖的“病根”
用药没有治好多宝鱼的病,却暴露海水养殖业的痛,有人说这是偶然中的必然。一些海水养殖专家表示,经过多年的养殖,养殖方式陈旧、病害及种质资源的退化导致了目前的多宝鱼是孱弱多病的。
接受采访的一些养殖户表示,虽然渔药在养殖成本中占很大比例,但不得不使用一些药物来增强多宝鱼的体质,以防患上疾病,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这就难免有不法的养殖户使用违禁药物。
多宝鱼在我国发展是迅速的。自1992年,我国从英国成功引进的多宝鱼鱼苗仅200尾,经过10多年的繁育,目前已发展成为数十万养殖户,产量达5万多吨,产值达40多亿元的一个庞大产业。
然而莱州市海洋水产研究所所长杨学宋说,目前多宝鱼种质不足,导致近亲结婚严重,而且种苗繁育技术已不是什么难题,一些养殖户自己就可以进行繁育,市场秩序混乱,经过一轮轮的繁育后,大部分在养鱼都是“亲戚”,必然导致多宝鱼体质下降。
杨学宋说,2000年到现在,多宝鱼养成期拖后了近半年,而且抗病力差,以前的成活率在98%-95%,现在在80%左右,甚至有些只有50%-60%。
将多宝鱼引入我国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雷霁霖认为,多宝鱼养殖发展过快使多宝鱼的问题最终暴露出来。他说,由于养殖多宝鱼利润丰厚,2003年以来,多宝鱼养殖规模过度膨胀,主要表现为散养户数量的快速增加。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研究海水鱼类养殖与设施渔业的一位专家说,多宝鱼在2003年前病害比较少,而在暴利驱动下养殖户大量增多,一些养殖户管理和养殖技术水平不高,产业快速发展与技术现状的矛盾导致多宝鱼发病率也明显提高。
事实上,除了多宝鱼,在我国海水养殖过程中,类似困扰水产品质量的问题早就发生过。
从1997年起,我国北方沿海栉孔扇贝相继发生大规模死亡。研究发现,扇贝大规模死亡除了环境恶化及养殖密度过高等原因外,与扇贝近亲繁育导致种质退化有着密切的因果联系。
另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水产品是80年代以中国对虾为代表的虾类养殖。资料显示:1991年,我国对虾产量22万吨,但1993年一场全国性的白斑病后,产量一度锐减至4万吨,目前,对虾病毒病在我国广大海区仍有肆虐。
多宝鱼悲剧何时不再上演
从蹒跚学步到飞速奔跑,中国的海水养殖业已经走过了多年,多宝鱼事件只是这条路上的一个插曲,然而人们不禁要问,以后其他的海产品如何才能摆脱多宝鱼遭遇的厄运,不再让类似悲剧上演?
杨学宋说,多宝鱼事件实际上反映出的是如何实现水产品可持续发展问题。他认为,多宝鱼养殖历史已有七八年,药残问题从未被披露,忽然间被曝光引发了行业“地震”,这是不正常的。
雷霁霖说,一条鱼的荣辱,影响了一个产业的兴衰,多宝鱼产业在中国发展了14年,如果连同他与国外谈判引进的年头也算上,这条鱼与中国的渊源有20多年了,如果这次药残风波让这个产业一蹶不振,就太让人痛心了。雷霁霖认为,当前的海水养殖应该从上、中、下三个方面加强管理:
一、建议国家出台相应政策,加强对整个水产业的管理,并对所有养殖户进行资格认证;
二、将所有的养殖户纳入统一管理之下,全部按照国家标准生产,最佳模式就是“工厂+龙头+订单”模式,所有散户全部由龙头企业规范化管理,并统一销售产品;
三、科研单位做好育种工作,选育抗病能力强、生长周期短的新品种,减少用药的可能。
还有养殖专家表示,既然所有海鱼的养殖工艺相差不多,而在养殖过程中都会不同程度用药,应该对所有的养殖品种都进行规范。他们认为,政府有关部门应以多宝鱼事件为教训,提前对整个水产养殖业进行整顿,不能再出现一批产品超标毁掉一个产业的事情了。莱州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施海波说,这次事件之后,除了规范养殖外,当务之急是要建立起一套完整的水产品质量监管体系。应仿照畜禽产品建立水产品质量追踪体系、检验检疫体系以及严格的市场准入制度等,实现各个环节的责任分工明确,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就由相应的部门承担责任。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国一些多宝鱼养殖区已经实现了用中草药为鱼治病,从而减少了因使用西药造成的药残超标问题。雷霁霖说,从1992年引进这个品种,多宝鱼产业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困难,相信这次的问题不仅仅是个挑战,更是一个机遇,多宝鱼以及其他海产品产业发展将在这次教训后越来越规范。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