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铜陵屠宰场装上探头监控“注水牛肉”

自2007年以来,济南市场伊利、蒙牛、佳宝等知名品牌奶制品价格一路攀高,奶牛养殖户本该是受益者,但他们并没有从涨价中获益。济南部分奶农眼下最关心的不是奶制品的价格,而是牛肉能卖多少钱。本报记者对奶制品涨价奶农赔钱这一怪现象进行了调查。
奶牛变肉牛 忍痛卖进屠宰场
29日上午,给刚三岁半的大奶牛花花喂了最后一顿饲料后,济南段店镇的奶农张勇把它牵出了牛场,打算卖给附近小金庄村的牛贩子。
“这头牛还年轻,产奶量也不小,可是养不起了。”在村口,张勇牵着牛无奈地对记者说。张勇已有8年养奶牛经验,原来的牛场里有80多头牛,而最近不断卖宰,已经剩下不到50头了。对此,他有说不出的苦衷,多数卖宰的奶牛一天能产40多斤奶,并不是淘汰牛,但是现在当成肉牛卖,就不值钱了。
“当初买来的时候还是牛犊,花了6000多元,养这么大了,能卖上这个价就不错了。”张勇说。
他说,由于奶牛的肉比较肥,当地人不爱吃,所以只好卖给牛贩子,牛贩子再运到北京、天津等地。“这样一来,奶牛就更便宜了。明知道卖牛赔钱,但还得趁着牛膘还肥些赶紧卖掉。”
来到小金庄的一个牛贩子处,看牛后过秤,几番讨价还价,最终以5900元成交。走出门时,张勇不停地回头,眼圈红红的。“正在产奶的牛就这么当肉牛卖,太可惜了。只要有一点办法,我也不会走这一步。”他叹息着说。
据了解,最近像张勇这样急着卖牛的奶农很多。其中养奶牛散户集中地吴家堡,原来有20多户奶农,现在只剩下两三户了。而张勇所在村庄也仅剩下他和另外一户还在苦苦支撑。
槐荫区奶牛协会副会长胡开华告诉记者,槐荫区是济南市最早搞奶牛养殖的奶源区,但最近槐荫区奶农卖宰的奶牛很多,大约减少了20%。
饲料直涨价 养得多赔得多
好端端的产奶牛,为什么卖宰呢?张勇告诉记者,现在养牛饲料价格成倍涨,养得越多赔得越多。在张勇的奶牛场的小屋里聚集了几位奶农,他们也很无奈。
记者在张勇的养殖场看到,偌大的养殖场显得格外空旷,奶牛稀稀拉拉地卧在养殖场里。他算了一笔账,按照30头牛一个月的喂养成本算,需要3000元草饲料、3000元饲料渣、13000元成品饲料,还有自己配的大约2000元的辅料,不包括别的成本,光饲料就需要21000元;而30头牛一个月的产奶量是9000公斤,按照每公斤1.8元的纯奶收购价,约合16000多元,这样下来每月都要亏损近5000元甚至更多,平均养一头牛一个月至少就要赔150多元。
槐荫区奶牛协会副会长胡开华告诉了记者一系列数字,2005年槐荫区有4300头牛,而现在只有3600头牛,其他的都被屠宰了。特别是2007年以来,牛肉价格不断上涨,而原奶收购价不断下跌,很多奶农忍痛把奶牛当成肉牛卖掉。不卖养不起,每月要倒贴钱给奶牛,卖了也赔钱,2万多元买的壮年奶牛当成肉牛卖最多卖到7000元。
原奶贱如水 奶业陷入怪圈
大金庄一家奶站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前奶站对外的原奶收购价格为每公斤2.2元,一些奶贩子下去收奶的价格大约是每公斤1.8元。按照这个价格,一斤奶还没有一瓶矿泉水价格高。
奶农一方面要面对比水便宜的鲜奶收购价,而另一方面牛饲料价格疯狂上涨。槐荫区大金庄一家奶牛饲料店工作人员表示,饲料生产厂家从2007年9月份左右开始大规模提价,豆饼从2.2元/公斤涨到现在的4.6元/公斤,玉米从1.2元/公斤涨到1.7元/公斤,而成品饲料从1700元/吨涨到2350元/吨,平均涨幅在30%以上,而鲜奶的收购价格不但没有上涨反而下降了。这么一升一降,很多奶农就吃不消了,一些规模小的养牛散户日子就更加难过了。
胡开华表示,现在奶制品业陷入了一个怪圈,作为产业链源头的奶农在赔钱,奶农养牛积极性受到挫折,养牛数量就下降,鲜奶产量也随着下降。这就刺激市场上乳制品价格更加上涨,乳制品越涨价,市场销量越下滑,所需鲜奶采购量也下滑,这就会刺激鲜奶收购价下跌。如此循环,这个产业将会遭受打击,奶农只是受害的开端。

欧洲杯赔率,本报讯昨日,记者获悉,今年国家将再安排1.61亿元专项资金用于扶持河北省生猪生产,补助水平位居全国前列。
其中生猪扩繁场补助400万元;生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场补助1.57亿元,主要用于粪污处理、猪舍标准化改造以及水、电、路、防疫等配套设施建设。

近日,安徽铜陵隆门屠宰厂生牛定点屠宰场和五松镇定点牛肉屠宰场安装了16个电子监控探头,360度的旋转幅度将屠宰车间探视得清清楚楚,“注水牛肉”就此无处遁形。
牛肉注水现象一直是“顽疾”,屡禁不止。但常令执法部门尴尬的是,他们接投诉赶到现场后,却未见“注水作业”,待执法队员撤离现场后,有人又开始注水。这也使得监管工作耗时费力成效又低。此次铜陵市共投入专项资金10余万元给市县定点牛肉屠宰场安上了“黑匣子”,24小时监控屠宰车间内的实时情况,商务部门可以随时进行记录查询,确保上市牛肉品质,严禁注水牛肉流入市场,有效提升了该市屠宰管理水平。

相关文章